我在床上捡到一根毛……

我在床上捡到一根毛……

作者:admin 时间:2006-11-28 分类:杂七杂八 评论:0条 浏览:1505

这天醒来的时候,同以往没有戏拍的时候一样,已经是下午。慵懒地起身,把睡袍罩在温玉般的裸体上,拉开卧室的窗帘,推开窗户,把阳光和新鲜空气放了进来。然后,带着哈欠懒洋洋地走进洗漱间。

  洗漱完毕,对着镜子欣赏一番那让男人们冲动、让自己自恋的姣美容颜,想自己被无数绚丽的光环笼罩,如今却仍是孤身只影,不禁苦笑一声,开始散漫地整理房间。

  在没什么戏要赶的时候,我就会给保姆放假,喜欢自己做家务,做一个普通的女人。


  该换床罩了,当我掀起被子时,发现在床的中央,有一根大约三公分左右、黑色的卷毛静静地躺那米色的床单上。轻轻地捏着那根毛,将它移到眼前仔细观看。它是那么的粗壮,很显然不属于娇小玲珑的我。它的主人会是谁呢?它几时留在了这里?是沾在内衣上带回来的?还是本就在这张床上?

  这根毛引起了我的好奇心,停止了做家务,捏着那根毛坐在窗台上,在微微袭来的凉风中摇着它,猜测它的主人是谁。

  是张导的吗?不对,张导那天来的时候,一进门就把我按倒在沙发上……他的毛,应该不会从客厅飞进卧室吧?

  是李导的吗?不对,李导在这张床上睡的时候,已是半年前的事,倘若这根毛是属于他的,应该不可能会留到今天。

  是王导的吗?也不对,王导来的时候,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,这个王八蛋不是内地长大的人就是开放一些,他从后面抱着我,在厨房把我就地正法了。厨房和卧室相隔那么远,这毛应该不是他的。

  是冯导的吗?不对,他那么干瘦,这毛这么粗壮,我真无法把这毛和他那瘦猴子样联系上。

  是陈导的吗?不对,他和我一起洗的鸳鸯浴,在浴室里做完才出来,这毛也应该不是他的。

  是另一个张导的吗?不对,他是在宾馆里和我谈剧本的过程中把我压在身下的。我的身体虽然比较有粘性,但是我的内衣不可能有那么大粘度。

  从我毕业开始工作之后,所有上我床的男人都是圈内的。一年前睡过我的床的那些人就不说了。过了那么久,这根不可能是他们留下来的。

  想想最近来过我家的男人,除阿三之外,就是程大哥了。会是他俩的吗?

  说起阿三,我就来气了。那个混蛋,那天给我打电话,说是香港的吴大导演有部新戏找他做男主角,想找我做女主角,问我有没有兴趣,并带了剧本来我家。妈的,上完我的床,却没了下文。

  这毛倘若不是阿三的,那就肯定是程大哥的了。程大哥,有多少人爱慕他啊!但他却看中了我。想不到他一介武夫,却有那么温柔、体贴的一面。把我抱在怀里,喂我吃水果,尽展他无限的柔情,他的确是个真正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。

  说实话,我倒是很愿意这毛是程大哥的。毕竟,他大名鼎鼎。不仅仅是在国内知名度高,在国外也很高。我能够在这个圈子里大红大紫,也多得他的提携。他是名人,毛也是名毛,值得炫耀的嘛!

  想来想去,没确定毛是谁的,倒是确定了我的头开始痛了起来。算了不想了,还是把所有的录像带拿出来一一查验,逐个对比看看吧,反正进过我房间的这些圈内人,每个都和我联袂主演过一部A片。老娘就不信,找不出这是谁的毛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www.webmaster.me

本文链接地址: 我在床上捡到一根毛……

标签:

相关推荐
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